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原创文学 > 正文

寺庙之外

发布时间:2019-07-01 10:58:46 来源: 作者:李国才 编辑:思琴
2000年时到了《榕树下》,欣赏那些精美原创的散文,见到一位上海作影评编辑的一篇文章,是关于李叔同与佛。方知半世潇洒半世僧的李叔同,是一个传说。从风光八面的文化名流转而皈依佛门,叔同已去,弘一方生,佛说里的字句都可以慢慢享用一生的。但那里的惜福、习劳、持戒、自尊等并不认同,常觉那些信徒是走了歧途。
我非宿命论者,自然不信宗教,无论是上帝还是耶稣,但对那些虔诚信仰的保留着敬意,后来视若山水柳扬诸如出自自然的万物。高中的一个同学,信至不邪,信至无物,先是自己是佛家的,诸事皆是佛门。因佛而生,为佛而来,后来以为世间一切都是佛的,同学群天天言必称佛,最后被拉黑,后来竟然抑郁到不得不求医问药的地步。另一个是这个素昧平生的影评家,后来多疑,多了乱象,以至于失去了婚姻,丢掉了工作,回归到初闯大上海的原始状态。
她们错了吗?
第一次走近寺庙是在朝阳的一个景区凤凰山里。山间多了些香气,或来自花草的清香,或来自虔诚的香火。有时常想,其实每天进彩票站的人是幸福的,每天都有一个美丽的梦想;到了医院的人也是幸福的,因为有的是对健康和生命的渴望;拜佛求香的人也是幸福的,多心生彩凤双飞翼、空门龙象道高升,愿心想事成吧。
那位影评家2000年时得了一场重病,但字里行间禅机四伏:“有一天,我白发苍苍了,不再做飞行的荷兰人。在依山傍水的农村,有一栋小楼,有一片菜园,早起有东风,有如洗的鸟声,有几个很好的邻居,有袅袅的炊烟和微笑的皱纹。浮生若梦,岁月的手温柔地抚过寂静的原野,留下满眼的葱茏还有姹紫嫣红。”我欣赏这样的文字,欣赏那位高中同学的聪明,那时的数字试卷120分的题目,在那所二类高中的再习班,恐怕没有几个可以答到上百的分数。
春节期间走在马路上,路灯杆下常常可见被扔下的红绳,或是拴在杆上,也常常有蛋糕、大枣之类的置于杆下,这大概是所说的“破绽”了,宗教不是迷信,可还是多了些虔诚的善男信女。若真的有上天之灵,自然一切会纳入法眼,何必让信徒们费此周折呢。同学曾辩解说:这就如同唐僧为什么一定要跋山涉水去西天取经,而不是让那孙猴子一个跟头把经书带回一个道理。我却不信,不过是小说要告诉成功的不易罢了,哪来杜撰出的真理与谬论之争呢。
南京去了一次牛首山,很是雄伟。所以出名,是因为那是佛教牛头禅宗的开教处和发祥地,还是因为那里仅有全世的一块释迦牟尼佛顶骨舍利,而佛牙、佛指、佛身舍利则不是唯一。据说最初仅想以五十亩地为顶骨舍利安家,后来选择了五百里方圆的牛首山,真正的大气。正因如此,这座牛首山才有了2011年“天阙藏地宫,双塔出五禅”的建设布局。看过之后除了雄伟还有壮观,与其他景区不同的是,没有看到可以烧香还愿的地方,还是值得一提,佛在心中,不在香上。
在海南东山岭,在本地马鞍山,都有名不见经传的寺,虽然穿着一样的褐色衣衫,总觉多了一些香烟与世俗,和吸烟烧钱或有不同,不同的是香烟是满足神经性的,香火是满足精神性的。缠绕满树红布条心愿的菩堤树下,晗首致意的玉石佛祖面前,看善男信女的双手合十,多了几分领悟。
再翻网页,榕树下多是小说,那些优美的文字不再,像窗外过往的风。(李国才)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