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原创文学 > 正文

五月,想起父亲

发布时间:2019-06-03 11:20:41 来源:内蒙古敖汉旗公安局 李国才 作者: 编辑:思琴

         老家的房子已经被侄女重新翻盖,院子也焕然一新,找不到一丝曾经的痕迹。当年父亲栽下的四棵杏树都已经没了踪影,只有院子后的山坡变化不大,一沟一坎还是曾经的脉落,有关父亲的片断还记忆犹新。

老屋后面紧挨着是高高的土坎,上面大约二十多平方米的一块地,那还属于我们家的宅基地,那是父亲一锹一镐平整出来用来种烟的。当年,父亲带上收音机,听着当时十大笑星马季、师胜杰的相声,领着我们抬土垫地,把一块荒芜的土地变成良田。五月的这个时候,父亲就会把这块地按垄刨坑,然后浇上水,等水湿润了土坑后,把在塑料棚中育好烟苗种到坑中,再浇一遍水,种植就大功告成了。赶上天旱,要浇上几次才行。父亲说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其实省了买烟的钱。
烟地的上面是耕地。承包到户最初那几年,土坎上就是我们家的耕地,大概有十来垄的样子。因为路边是作业路,这块地基本上是种高粱和玉米,要防止毛驴等路过啃吃。此外,那些年农村人喂猪鸡都是散撒的,种了高秧植物,也是防止被猪鸡叨食。小苗刚出,上山撵猪鸡也成我们的任务,父亲总是说,不能用石头打,轰走就行了,打坏人家的猪鸡也不好。后来这块山地变成了梯田,搞大会战时,每家每户都有任务,我们利用放学时间修梯田,父亲白天还要上班,到了傍晚偶而也会帮忙,这样忙上一阵子才能完成任务。
梯田的西边有一处沟窝头,有七八分地大小,只不过中间是自然形成的小水沟,当时也属于我家口粮田。对于这块地,父亲领着我们没少侍弄,总是靠近水沟的几垄长得好,而到沟沿的几垄长得差。虽是小地块,但用犁杖种时,还有些回牛地种不到,父亲便和我在耕种空闲时,带上镐头,将回牛地刨了,种上些绿豆等植物。那水沟的两边每年都会生长出艾蒿和马莲草,而且生长茂盛。到了端午节时,我都会到这里薅艾蒿。过了端午节后的艾蒿,开始变得结实,可以给奶奶盘火绳用,父亲有时也用艾蒿拧成绳子,将烟叶夹在上面晾晒,除了艾蒿,马莲叶更适合晾晒烟叶,我并不喜欢拨马莲叶,因为那马莲开花时,上面总会爬些大黑蚂蚁。
又是一年端午节,父亲离开我们八年多了。如今再到这些地块挖野菜时,那些日子仍历历在目,若是父亲活着,算下来,父亲不自己种烟二十多年了,从到北京给哥哥看孩子戒烟也十多年了,那些土地也已几易其主,但每一块似曾父亲的痕迹还在,那些锹挖镐刨的轮廓,那些语犹在耳边的叮嘱……(李国才)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