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原创文学 > 正文

故乡.云

发布时间:2019-05-20 10:18:21 来源:敖汉旗公安局 李国才 作者: 编辑:思琴

 山沟里的河沙和鹅卵石,在伏天的太阳下晒得烫脚,不过躺在上面才是真正的惬意,后背隔着一层背心,依旧硌得有些疼,但被滚烫的温度掩盖住了,用一片向日葵的叶子盖了脸,两个眼睛的位置挖了洞出来,看天上白得不能再白的云,天马行空是小憇的前奏,不需要思考那云的几种身姿,就入了梦乡了。

比梦乡更怀恋的是故乡。这是没有了那种感觉三十年来的感受了。
天上的云静时丝毫看不出移动,但却在一转眼时,却变换了位置,原来那个刚刚有一丝想象的图案已经不再是了,动时却如溪流一般,翻滚着向前,有快的,低低的压过来,有慢的,更高的天空上俯视着。一只羊,一群羊,一朵浪花还是一堆浪花,都不重要了,我的梦乡里,或许都是关于未来的,走出大山的那条路。
第一次坐上飞机上到高空,从舷窗望着火柴盒大小的家组成的村落,原来心中的那故乡那么小。一九八几年的时候,刻着五角星的广播匣子唱的多是《故乡的云》、《三百六十五里路》那些歌,什么是故乡,是屋后的山花榆还是门前的老柳树?不懂,也不会懂,土房土炕粗茶淡饭的家,与歌声中的思念距离有多远?不懂,也不会懂。童年里的故乡,是鞭炮声和空气中硫磺的味道,炊烟升起和一丝丝熟悉的菜香,这一切都远比歌更接近故乡。一九九几年时,有了电视,原来那个卷发的淡蓝眼睛的是费祥,那个样子成了游子的形象,虽然那时孩子大小的我们,向往的却是喇叭筒的裤子和卷着卷的头发,妹妹她们甚至把铁丝放在火盆中烧热,缠绕上头发打成卷,少不了挨妈妈的骂,再就热水把头发还原。
二十一世纪了,故乡还是那个故乡,房子不再是过去的老房子,山沟还是那个山沟,云不是那片云,真想再趟在那烫脚的鹅卵石上,舒服一小会,做一个小梦,但,看着此时一样与当年喇叭筒裤子价值相媲美的衣服,我还是放弃了。我放弃了什么呢,是关于故乡的怀念,还是这一方热土的回味?我不知道,或者不再喜欢一身泥土,不再喜欢泥土的味道?
岁月不惊的变换中,时间变得苍老却被压缩,春天短了,夏天短了,秋天短了,冬天短了,一年又一年,感慨童年的漫长与美好,甚至依稀回忆那个鹅卵石上的梦,梦里的高楼大厦,梦里的飞机轮船,变得迷离。被重新涂上现实的色彩,不过是每天经过走廊挂的画,熟悉中记不得是怎样的字画,徒留一分陌生。
云是云,风是风,这些年,往返故乡如风卷残云一般,匆匆而来匆匆而去,没有哪一个游子与故乡拉开距离,但故乡终究是越来越远了。怀念故乡的段落是最平淡无奇的,却在时光的转折中雲霰雾霹,霁雨霏霏,情绪奔涌大江流,那还是童年的故乡呀。
过去的时光很慢,云也走得很慢,离开故乡的脚步很慢。现在的日子过得太快,走得太快,连天上的云都无法追赶,任无处安放的乡愁飘来飘去。
(敖汉旗公安局 李国才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