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原创文学 > 正文

小区里的石天鹅

发布时间:2019-05-06 16:29:46 来源:内蒙古敖汉旗公安局 李国才 作者: 编辑:思琴

 

1、小区里的石天鹅

小区里有几处石天鹅的雕像,我搬到这个小区,头已经被人掰断了。

之前曾经来过这个小区,彼时春深,石天鹅的头还在,喷泉还在流淌,花艳草茵,孩童戏耍,木凳上的老人三三两两的唠着家常,此景被入门一副对联所概括:名瑞风和锦铺地,瑜景凉爽笑满堂。此时仍是春时,流水依旧,花草与人依旧,只是断头的石天鹅高昴着身躯,不止一个,小区所有石天鹅的头已经没了。

没有人住房屋玻璃总会破的,最初是一块,而后是全部,破窗理论如同魔咒,鬼使神差般会摧毁不能及时修补的破损;一处此地禁止倒垃圾的角落,有了一袋垃圾,没有被清理,很快就会垃圾堆积;一面粉刷的墙,出现一道划痕没有被处理,很快就会划痕累累,这样的结果,或是始作俑者的无意,却有后来人的前仆后继。

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”,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,不要无视无意者的凝聚。

2、穿越草地的小路

单位门前到道路边上的拐角直角,突出的马路牙子突兀高立,常常成为绊脚石,为什么不设计成平缓的路面,不得而知。广场的公园,绿地就是多了些人为踩出的小路,细看小路,都是通往目的地的捷径,为什么不设计成顺应人们便捷的通道,而甘愿让一些人背负不文明之名,还要树立上“花草无辜脚下留情”的牌子?

好友曾经说起一件事,他所在的单位对面是公交站点,但公交站点与单位门口是一条斜线,于是这上下班总是有人不走人行横道的斑马线,而是斜穿马路,存在安全隐患。后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挪动了站牌,与单位门口成一直线,陋习随之匿迹,严辞与执纪不能解决的,总是这样的简单。

南京阳山碑,绝对是大明朝的超级工程,当年的明成祖朱棣为了纪念他的父亲朱元璋而设计,但这史无前例的纪念碑却没有竣工,十五世纪的工程能力不足以完成它,据说凿到一半,工程主持者发现了问题,就算造好也运不走,运到地方也立不起来,立起来也得陷入地下,只好扔在采石场原址放弃。

设计者的初衷本无意挑战美观与实用的矛盾,但实践出真知才是最好的设计。

3、一个小女孩改变一条街

从一杂志曾经看到这样一个故事,小女孩所在的街道又脏又乱,家家户户习惯了邋遢过日子。一天学校要求女孩参加跳舞班,女孩买了一个漂亮的发夹,母亲看到这个发夹,决定精心给女孩梳一次头,换上一件新衣服,她发现自己的女儿原来这样美,倒是这个脏乱的家配不上自己的孩子,于是开始了大扫除,从家里到家外,再到院外,邻居看见了,觉得自己家也不比女孩家差,也开始搞卫生,就像传染了一样,不到一个星期,整个街道焕然一新。

人生最有的意外,就是在平淡之中发现美和创造美,所有美决非单靠昂贵和奢华就能装点的。创造者的简单,才是美的生产线。

 

 “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意插柳柳成荫”,有意者的设计不一定起作用,无意者的作为或成主导,你想的简单,做起来就简单,你追求的简单,活的就简单,你享受的简单,心情就简单,而简单却是构成幸福、快乐、平安最重要的元素。
(内蒙古敖汉旗公安局 李国才 13948469266)

 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