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原创文学 > 正文

大石台

发布时间:2019-03-28 16:26:47 来源:敖汉旗公安局 李国才 作者: 编辑:思琴

  院门口的右边,是一块大石头,下面被碎石支起垫平,留出一个稍平的面,可以坐下来休息,叫它大石台,对于儿时的我们,还是很贴切的名字。

  自从记事起,大石台就摆在那里。老家很多人家院门前都有石台,主要是供人坐坐休息。后来见过关于“门当户对”的解释,这大概也源自门当的传统吧。
  这块大石呈暗红色,表面并不平整,上面几个宛若杏核或豆粒的小坑,一经雨天,便会积下雨水。童年里的这块大石,也足够我们施展泥面的手艺,甚至是堆积丰盛的小儿国里的大餐。更多的时候,奶奶带上蒲团,同邻居家的刘老太太等在这个地访唠着家常,那时节,大人不在家,留下老人看孩子和家。我们就这样围在奶奶身边玩耍,石台也成了我们“过家家”的舞台。
  爷爷很早的时候患了眼疾,仅有微弱的光感,更是常常坐在石台上,享受安静和四季。夏天的傍晚,奶奶点燃了艾蒿制成的火绳,放到石台上,闪闪的发着亮,丝丝的青烟带着艾蒿特有的香味,和奶奶的旱烟味,成了最好的驱蚊利器。夏天我们在山沟里薅来艾蒿,晒的蔫一点后,奶奶把艾蒿拧成绳子,盘成一盘很结实,主要是要保持艾蒿的叶和茎,都要拧紧,用的时候取出一头,点燃那便如香一样,可以一点点的烧下去。火绳有两种用途,一是奶奶她们用来抽烟,不必划更多的火柴,那时还根本没有气体打火机,普通的打火机也是用火石和汽油的,相比之下,火绳这东西来的廉价,用的方便;二是可以驱蚊除瘟,艾蒿是个好东西,端午节都要薅些回来晒干,有此精细人家,可以用艾蒿的干叶做成枕头,可袪痛安眠。
  时光尤属那时慢,大人们上山干活了,和妹妹总是坐在石台上,等太阳落下,等大人回来。玩具贫乏的年代,远方亲戚邮来的胶皮娃娃都能让我们视若珍宝,大石台上的物件也能摆弄上半天。摆上来、丢下去,树枝、石子、泥巴无非这些东西,但旁边那些碎石堆中经常可以捡到许多东西,有更久远古代人的石斧,有奇形怪状的鹅卵石,有相互磨擦就冒出火星的马牙石,甚至还有手榴弹的壳子等等。
  再大一点的童年,夏季我们会在石台上砸杏核,那个时候,有村民专门从供销社购买杏核,然后砸出杏仁再卖,从而赚取其中的每斤几角钱的差价,我家不用,四棵大杏树上的杏核就足够我们砸的了。石台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坑,正好放上杏核,不至于把杏仁砸坏。杏仁碎了,供销社是不收购的。而杏仁即便破了皮,也会降低收购的等级。
  多少年过去了,石台几乎没有什么变化,生长在石台上的故事渐渐淡忘,但生长故事的石台永远的留在那里。大概是石头大的原因,侄女重新垒院墙时,被留在一边,也很少有老人在一起唠着家常。门前的大柳树都被放倒,旁边的乱石堆也被推平,连古井都填平了,不知为什么,看到后多了些伤感。
  偶而回老家,只有憨厚的叔伯大哥有时坐在那里,看着毛驴吃草,倒也静默安然。(敖汉旗公安局 李国才)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