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通知公告:

首页 > 原创文学 > 正文

老屋

发布时间:2018-10-17 14:14:38 来源:邮箱来稿 作者:孙晓东 编辑:

老屋


       离开老家久了,总是时常会梦到那个熟悉的老房子,特别是人到中年,留恋更加强烈。陪伴我渡过人生二十几个春秋的老屋,里面的每一件物品都无比熟悉,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,甚至是屋顶那乌青的烟囱,还有慈祥的爷爷、严厉的父亲、辛勤劳作的母亲,过去的点点滴滴如在眼前。

       黄土泥抹的窗台上留下过我的作品,一个水坑,一个汉字,积累了童年美好的回忆。曾经木质的窗棂下透出煤油灯的微弱光亮,劳作一天后,远远的就能感受到那家的温暖;曾经躺在土炕上听爷爷讲了又讲的鬼故事,至今如在耳边;曾经屋前结满了顺手可摘的黄瓜西红柿,让人垂涎;曾经院子里高傲的那只大公鸡,让我畏惧......

       多年的岁月里,老屋也一次次被改头换面,土台、木棱、报纸墙都换了新颜,但是几十年的土房子终究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洗礼,随着隆隆的推土机声,童年的归宿地就这样消失了,再也没有一点点有关老屋的影像,有关老屋的片段只能在记忆里、睡梦中找寻了。

       参加工作我就离开了老屋,在小镇上最初是租房,直到女儿快要出生时,才拿出自己仅有的几千元钱准备购房。那个时候一年的工资才是两千多元,而买房子需要的保守数字是六万元。至今要感谢那些雪中送炭的援助,亲戚、同学、同事以及只吃过两次饭的朋友,让我在最短时间里搬进新居。尽管新居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但是我依然兴奋无比,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了。

       还款差不多用了十年的时间,这期间也经历过太多的疲惫与辛酸。那段岁月里,朋友间聚会是很少去的,真如莫泊桑小说里说的一样,生活拮据以免回请,拔掉电话线躲债也是常有的事情,躺在床上,总想起老屋,再遇艰难困惑,更是想起与父母辛勤劳作在老屋前的场景来,每每于此,让我体会了成长与承担。正是因为有了那样一段经历,使我由一个楞头小伙变成了一个有责任、有担当的男人,再也无惧人生中的风风雨雨。
 
       始终坚信一句话,“一切皆为最美好而准备”!如今,当年的新居又变成了老屋,带儿子出门看到高楼大厦,儿子常常问我:我们什么时候也住那样高的楼呀?快了!我自信地告诉儿子,儿子说:那要在我屋里贴上装上一样的壁画!
 

(作者单位:敖汉旗公安局)


 

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